返回

皇叔為我儘折腰 第二章:芍藥

門外傳來宮女的聲音:“太後孃娘,任太妃帶著十三公主求見。”

任太妃,任媛?

她來做什麼?

趙綰綰快速收起那封信端坐好,擺出一副端莊的樣子,眉目間透露出不怒自威的神態。

明明也才十七八歲。

“帶她們進來罷。”

梅蘭默默地退至一邊。

任媛是跟在先皇身邊的老人了,先皇還是太子的時候就被孝昭吳皇後指派去做了個良娣。

歲月在她的臉上留下了許多印記,兩鬢斑白,麵色蒼白。

這是趙綰綰第一次見到任媛的印象。

“見過太後孃娘,太後孃娘安好。”

中規中矩的宮廷禮儀,挑不出一絲錯誤來。

“快快請起,不知今日太妃所來何事?”

“回太後的話,臣妾今日前來有一事相求。”

任媛拉了拉身旁的小女孩,“快行禮,枝樺。”

在她們進來的時候趙綰綰就注意到了這個小女孩,不過她看了一眼後就移開了眼睛。

因為任媛的提醒,趙綰綰纔再次將目光看向十三公主。

“兒臣見過太後孃娘,太後孃娘萬安。”

屬於孩童的小奶音傳遍了整個主殿。

“免禮。”

“謝太後孃娘。”

她看了一眼有些急切的任媛。

“梅蘭,你先將十三帶去外麵玩會。”

趙綰綰吩咐道,接下來要說的事,估計不便當著孩子麵前說。

“是。”

看著人走後,任媛跪下。

“求娘娘庇護枝樺一二,臣妾願將任家勢力交予您,之後任您差遣!”

之後她重重地磕了一個頭。

“?”

趙綰綰疑惑了一瞬後就反應過來了,按照大魏規矩,皇帝死後,除開皇後以及膝下有皇子的妃嬪,其餘妃子是要同葬的。

要是她冇記錯的話,眼前這位太妃膝下原有一個皇子兩個女兒,可惜命不好,就隻剩下僅有六歲的十三公主了。

估計是她走投無路了纔想要投靠她吧。

“為什麼是本宮?”

趙綰綰看著下方的人道。

“因為……臣妾認得娘娘。”

任媛語氣堅定,抬頭看著她。

趙綰綰心裡咯噔一下,不會吧,才半個月!

這就認出來了?!

眼裡閃過一絲殺意,想著要是她知道了什麼不該知道的,那麼就彆怪她不講理了。

任媛看她這麼防備,毫不猶豫地解開衣服露出光滑的肩膀,她背朝趙綰綰。

一朵芍藥就在那光潔的肩胛骨處綻放,白色的花瓣將花芯圍住,雖然隻有指甲蓋那麼大,但是卻讓趙綰綰心裡驚濤駭浪。

這是暗閣上品級的殺手圖案,女子為芍藥,刻在肩胛骨;男子則是有一枚玉佩。

看來她們兩個還是同類,怎麼說也是她的前輩。

“我相信前輩有辦法脫身。”

趙綰綰看著她。

“辦法是有……可是枝樺不便跟我走,思來想去還是這兒要安全些。”

趙綰綰聽了之後笑了:“前輩真是好打算,讓彆人替你養孩子,你就可以兩袖清風,什麼也不管了。

到最後要是那孩子反咬我一口,那我豈不是很虧?

我也才虛歲十八,冇帶過孩子,若是教的不好,回頭你還要怪我,太虧了。”

趙綰綰有心逗弄一番,都算計到她頭上去了。

果不其然,任媛臉色變得更加蒼白了。

“不過……十三看著挺乖的,那我就勉為其難的收留她了。”

趙綰綰話鋒一轉。

“謝……娘娘。”

任媛一時不知道該怎麼稱呼前麵的人,“這個是我任家的玉佩,有了這個之後他們會認定你為主子,今後隻聽你的差遣。”

說完後將玉佩遞給她。

玉佩通體呈青色,上有雲朵雕刻,下有繁複的編織流蘇吊墜。

看來任媛是真的替十三著想,將這麼重要的東西都給了趙綰綰。

見人遲遲不肯收下,以為她還有什麼顧慮,任媛就又說道:“娘娘放心吧,任氏一族表麵是皇親國戚,實則是死士。”

厲害啊,不愧是上品級的殺手,冇點本事還真的冇辦法在暗閣立足。

“好,我就當是替十三收的。”

趙綰綰起身從榻上下來,接過了玉佩。

任媛好像還想再說些什麼,最終被趙綰綰打斷了。

“明日起,你將十三送過來罷。”

任媛偷偷鬆了一口氣“是。”

“退下罷。”

“謝太後孃娘大恩。”

說完作了一個大禮。

待她走後,趙綰綰若有所思。

本站所有小說由網友分享如有侵犯版權請告知立即予以處理。

電腦版 | 返回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