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皇叔為我儘折腰 第三章:百日宴(一)

自那天後,趙綰綰下旨將十三公主接到德仁宮來。

與任媛分離的那天,十三公主不哭不鬨,很是安靜。

“太後,太子爺那邊送來了一壺佳釀。”

宮女托著盤子上前。

趙綰綰這時正在教十三練字,手都不帶停頓的。

“嗯,放置偏殿罷。”

“喏。”

聞言,十三抬起頭:“母後為何不看一眼太子哥哥送來的東西?”

“十三想讓哀家看?”

趙綰綰反問道。

“也不是……”十三有些猶豫,“母後還是提防些太子哥哥吧。”

趙綰綰挑眉,年紀不小,卻懂得防人之心不可無。

她裝作冇理解:“為什麼呢?”

十三靠近趙綰綰,小聲說道:“母妃告訴我,說二皇姐和三皇兄都是太子害死的,所以……”哦,原來是這麼一回事。

趙綰綰摸了摸她的頭:“放心,不會拿出來喝的。”

十三安心了,低頭繼續練字。

太子登基迫在眉睫,送東西來是想拉攏丞相嗎?

可是這送來的東西也忒寒酸了吧。

忒寒酸的太子,一邊策劃著冇多久的登基,又計劃著如何收服年輕太後。

想想都興奮,太後這麼年輕,味道一定不錯,隻怪父皇冇那個福分了。

祁穆元心裡猥瑣了一番。

招了招身旁的太監:“準備的怎麼樣了?”

“回爺的話,一切準備就緒。”

“好!

現在就去告知太後,明晚孤要辦百日宴,請務必前來。”

“喏。”

下午,負責傳話的小太監就去了德仁宮。

趙綰綰聽了之後轉頭看了看十三:“十三想去麼。”

“我不想去……母後。”

經過上午的事後,趙綰綰就讓她改了口,畢竟現在是寄養在她的名下。

趙綰綰惡劣地笑了笑:“這可由不得我們十三呢。”

“……”枝樺有些委屈,這個母後好頑劣!

“除了哀家,太子還請了誰?”

趙綰綰在問那個小太監。

“爺說不宜大辦,所以隻請了的後宮主子們。”

嘖嘖嘖,看來是要動手了呢,要是她提前離場,宴會也會熱熱鬨鬨地進行下去,不會有人注意她之後的動向。

“哀家知曉了,退下去罷。”

“喏。”

看著小太監走後,趙綰綰讓梅蘭去挑一件寬袖宮裙,顏色不能太豔,不然會壓了人家的彩頭。

然後又吩咐宮女帶十三去挑綢子做一件新衣裳。

十三高興壞了,也不計較剛剛母後的逗弄。

第二天中午,尚衣局命人快馬加鞭的將十三公主的衣裙送來了德仁宮。

當趙綰綰看見這裙子的時候,就覺得這麼……老款,看把孩子高興的。

不過話又說回來,衣服質地不錯,顏色也好看,穿在十三身上也算說得過去。

忽然,趙綰綰髮現了一絲商機。

“十三以後想不想每天都穿漂亮的裙子?”

十三抬頭,眼睛亮亮的。

“想!”

趙綰綰摸了摸她的頭:“真乖 ,母後給你梳頭好嗎?”

“嗯嗯。”

看著十三這麼乖巧,弄得趙綰綰自己都想生一個來養了。

弄了一下午的頭髮,最後梅蘭看不下去了,走過來替十三梳頭。

趙綰綰吐了吐舌頭,表示我儘力了。

收拾好後時間也差不多了,趙綰綰便帶著十三以後徒步往東宮的方向去了。

在路上碰到了先帝的嬪妃。

十三看到那位太妃身旁的公主時,朝她招了招手。

“十二皇姐!”

由十三這麼一喊,那位太妃才注意到趙綰綰,帶著十一皇子,十二皇子和十二公主朝她走來。

“妾身(兒臣),拜見太後孃娘。”

“免禮。”

“謝娘娘。”

“想必這位就是周昭儀了吧。”

“娘娘說笑了,如今先皇都去了,妾身現在不過是一個太妃。”

趙綰綰不再糾結這個話題:“既然碰見了那就一起走吧。”

“是,娘娘。”

忽然,趙綰綰覺著自己的袖子被扯了扯。

“母後……我能不能和十二皇姐一起走?”

“好。”

得到首肯的十三連忙跑去十二那裡。

趙綰綰輕笑了一下。

剩下的路不長,一會就到了。

太子妃帶著一位側妃在東宮迎接。

“母後,周太妃,快請進。”

他們不是來的最早的,但也不是最遲的。

待人齊了之後,宴會纔開始。

本站所有小說由網友分享如有侵犯版權請告知立即予以處理。

電腦版 | 返回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