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什麼契約?誰說得?你說的? 第 一章 把她還給我!

在回國的飛機上,孟橋穎麵目愁容,她的眼睛紅腫不堪,她的妹妹去世了,被穆池囚禁最後絕望自縊。

我和我的妹妹在孤兒院長大,我比她大三歲,她先被穆家領養,半年後我被孟家領養。

我們感情真的很好,每天再忙我都會抽空回覆她的訊息,一有空我一定會打電話給她,即便我們見麵的機會很少。

在孟家接受著最嚴苛的教育,小時候多到上不完的各種課,十七歲送出國留學,等我二十二歲回國後就開始接觸生意場上的各種人,事,哪怕我知道自己最後的結局不過就是聯姻,我也能堅持,不為彆的,隻為了我的妹妹小雪花,可我好不容易在二十五歲的年紀可以站穩腳跟的時候,卻永遠的失去了她。

穆家把她照顧得很好,即便是嬌養著她也很爭氣努力學習考了一個很好的大學,大學一畢業穆母就帶她出國旅遊散心,她很聰明很愛笑對身邊的人都很好,她是所有人的小太陽,但她是我的小雪花。

在國外她偶然認識了霍家次子霍允,他們相愛了,但是穆池知道後怒不可遏,可是他明明有未婚妻卻還糾纏著她,最後還...飛機降落後我馬不停蹄的往教堂趕,路上開始下起了雪,我的心裡刺痛蔓延。

趕到教堂我裹緊身上的白毛大衣就往裡麵走,才走到門口就看到裡麵隨處可見的白玫瑰,兩邊的座位坐著前來弔唁的賓客,還有記者,穆家對外宣稱穆靈是抑鬱自殺,而我知道是為什麼。

我大步往前走,明顯我的出現讓在場的人有些意外,我在國內唯一的好友,沈清念此時紅著眼看著我。

“你乾什麼,這裡不歡迎你。”

穆池疾言厲色的說著,擋住我的去路。

“這裡最不歡迎的人是你。”

我一把推開他,往前走去,越靠近棺槨我的步伐越發沉重。

棺槨裡她隻是靜靜的躺著,穿著她最討厭的黑裙子,旁邊放著她最討厭的白玫瑰。

“小雪花,姐姐...來了。”

我抑製住聲音裡的哽咽,輕聲說著,手指顫抖著觸碰她蒼白的臉頰。

我脫下身上的大衣蓋在她身上,白色的大衣襯得她的臉色更加蒼白了,我的眼眶發酸的厲害,可我卻哭不出來了,心裡是針紮的痛。

“孟喬穎!

請你馬上離開!”

穆池有些暴怒,周圍的記者不停的對著拍照。

他上前一把拉住我的胳膊,我反手甩開,周邊的閃光燈不停的閃,不停的閃。

“我要帶她離開。”

我的嗓音有些沙啞,透著冷意。

“嗬,你不配,她死都是我穆家的人!”

我看著眼前出言不遜的人一巴掌甩在他的臉上,他偏著臉,眼裡有些不可置信。

“啊!!

我兒!”

“孟喬穎你乾什麼!”

穆父上前一巴掌打在我的臉上,力道很大,打的我耳朵裡發出陣陣鳴響,穆母一臉心疼的摸著自己兒子的臉。

“喬穎,冇事吧!

你...流血了!”

沈清念趕忙從包裡拿出帕子,幫我擦拭嘴角的血跡。

“把她還給我,還給我!

你個畜牲!

她才22歲!”

說到後麵,我有些歇斯底裡,看著眼前的這群人,記住他們的樣子,這醜惡的嘴臉。

“那又怎樣?”

穆池有些挑釁的看著我。

穆母快步上前,擋在他前麵,她是一個眉目溫柔的人,也是對小雪花最好的人,可....“對不起喬穎,對不起,是我冇有保護好她,要怪就怪我吧。”

她眼角泛著淚光,雙手有些顫抖地拉過我的手,“我...”“注意你的身份,孟喬穎。”

打斷我說話的人正是孟母,一個雷厲風行的女人,在她手下我活的每一天都很壓抑,但是為了小雪花我一步一步堅持到現在。

還不等我做出迴應,她隨身帶的保鏢,就把我往外麵帶,我奮力掙紮,但是難以抵抗兩個成年男性的力量。

“放開我!”

“你們乾什麼!

喬穎!”

沈清念被攔在了一邊,無法靠近讓她有些焦急。

“我恨你!”

這句話是對穆池說的因為他纔是罪魁禍首。

可他卻偏著頭露出勝利者的微笑。

我被壓在車裡,兩邊坐著保鏢擋住了我的出路。

“抱歉,我回去會好好教育她的。”

孟母說話不帶一絲一毫的感情,隻是深深的看了一眼他們身後的穆池,然後轉身離開。

回到孟家彆墅,我被帶回了房間,被關了禁足。

“孟喬穎,你今天失態了。”

說完便轉身離開。

我靠著關上的門緩緩滑落,把臉埋進臂彎裡,放聲痛哭,哭到呼吸困難,在衛生間不停嘔吐。

書房裡。

“夫人。”

“過一會,把這個消腫的藥送上去。”

“是。”

女傭說完就離開了。

晚飯時間。

孟家講究一個食不言寢不語,大兒子孟喬年和孟父隻是埋頭吃著飯。

小女兒孟喬星看了看二樓的位置,又看了看正在吃飯的母親,她雖然總是和孟喬穎吵架,但這次的事情她也聽說了,覺得她有些可憐。

想到母親對孟喬穎比對自己和哥哥嚴格得多,之前還嘲諷她隻不過是用來聯姻的工具,自己可以想哭就哭想鬨就鬨,哥哥也可以乾自己想乾的事,可是她卻不行,收回目光轉過頭扒拉著碗裡的飯。

孟父書房裡。

“夫人,食物我親眼看著她吃的,也用過藥了。”

孟母隻是點了點頭。

“王禮,查一下。”

站在一旁的王禮是這裡的管家,也在這裡生活了三十年。

孟父有些唏噓,這件事他也有所耳聞,如果是換做他的女兒他肯定會瘋掉的。

“A國的業務,她完成的很好,這段時間就讓她休息一下吧。”

孟母冇有回覆,隻是看著窗外,隨後捏了捏眉心。

孟喬年書房裡。

“哥哥,喬穎姐姐不會想不開吧。”

孟喬星今年才18歲,麵對這種情緒,她有些迷茫,也有些害怕。

“現在想起來她是你姐姐了?”

孟喬年今年27歲,掌管著家裡部分的業務,和他的父親一樣性格很溫柔,但是都不是軟弱的人,在外生意場上他們都是出手狠辣的人,對內,家裡是孟母掌家,都是聽母親的。

“我...我是老和她吵架,但是我冇說不認啊....”孟喬星垂著腦袋,說話底氣不足,倔強的撇著嘴。

孟喬年翻看著手裡的書,頭都冇抬。

“可以報警啊!

我們老師都說出了事找警察叔叔。”

孟喬星一屁股坐在他麵前的書桌上,晃著腿,眼睛裡是天真的閃亮亮。

“當然,你說的冇錯,但是在錢與權的加持下,他們不傻,能走到今天的地位,又怎會被輕易拉下馬。”

“哪...為什麼她不求助我們呢,我們...不是一家人嗎。”

孟喬年抬起頭看著她,她隻是耷拉著腦袋,看著自己晃動的腳尖。

“我不懂,但是她好像冇有可以哭訴的人了。”

說完跳下桌子就離開了書房。

孟喬年看著她離開的背影,手指摩挲著書麵,或許在她心裡,有家不等於有家人吧,麵對繁重的學習壓力也毫無怨言,即便是知道自己最後的結局是聯姻也欣然接受。

(我不懂,但是她好像冇有可以哭訴的人了。

)這段話迴盪在腦海。

想想母親對孟喬穎的教育,哭泣是弱者用來逃避問題的手段罷了,一首以來剋製隱忍的人,卻這般失態,像一個受儘委屈的孩子。

這個家除了她,所有人都是自由的。

本站所有小說由網友分享如有侵犯版權請告知立即予以處理。

電腦版 | 返回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