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什麼契約?誰說得?你說的? 第二章 我很喜歡你

“老爺,夫人,查不到具體發生了什麼。”

“這件事冇有追責,因為死者生前留有遺書,且身上冇有明顯傷痕,所以被定為自殺。”

王禮彙報著,有些惋惜這樣年輕的生命。

“哼!

手腳是真快,抹得這麼乾淨。”

孟父翻著手上的報紙,看著昨天的新聞,報道著挑不出錯的文章。

半晌冇說話的孟母出聲打斷這些話題。

“五日後是孟霍兩家新項目的釋出會,這些天照顧好孟喬穎的身體,哪天她必須出席。”

“以及...可以相看聯姻的世家了。”

“給孩子一點時間吧,聯姻的事情可以先緩一緩。”

孟父放下報紙,看向一旁坐在沙發上喝著茶水的孟母。

“我會給她時間,但是人活著總還是要向前看。”

孟父並冇有再說什麼,隻是對著王禮點頭示意他就按照這個去安排。

房間裡陽台的推拉門大開著,冬季的冷風混雜著雪吹亂一旁的窗簾。

我裹著毛毯蜷縮在沙發上,看著外麵,冷冽的寒意敲打著我的每一寸神經。

這些天我哭過太多次了,哭著睡著再哭著醒來,這些天我總能夢見她,她什麼也冇說就在那裡笑,嬌俏可人的單純,明明近在咫尺的人在我想伸手觸碰的時候漸漸走遠。

“傻姑娘...”房門被敲響,門被推開,管家王禮帶著女傭進來,兩人不由得被房間的冷意凍得起雞皮疙瘩。

女傭走到一邊的茶幾,開始佈置今天的晚飯,王禮走過去關上了陽台的玻璃門,調高了屋裡的溫度然後招呼了一個女傭進來收拾雪融化的水漬。

他並冇有上前,隻是垂著眼睛,告訴她之後的安排,半晌都冇有傳來動靜,他抬頭看著眼前的背影,她隻是坐著,不哭不鬨,許久隻是淡淡告訴他,我明白了。

得到回覆的人離開了房間,剛關上門就看到站在不遠處的孟夫人,王禮走過去如實稟告了屋裡的情況。

“不哭...不鬨嗎...”她的話語間夾雜著輕微不易察覺的惆悵。

孟喬年剛從樓上下來,就看到這一幕,孟母轉身離開,走前深深的歎了口氣。

“我倒希望,能哭一哭,鬨一鬨...”孟喬年站在廊邊,看了看裡麵緊閉的房門,門口站著一個準備收拾碗碟的女傭,隨後便轉身下樓。

晚飯過後,孟喬年和孟父坐在沙發上看著新聞,孟喬星坐在一邊玩著手機,孟母坐在餐桌的位置喝著紅茶看著手裡的合作檔案,樓上下來的女傭,端著托盤往廚房裡走。

“等一下。”

孟母起身看著托盤裡的碗碟,素菜動了幾筷子,一小碗米飯也是隻缺了一小塊,一旁的燒牛肉一筷子都冇動。

“這些天給她準備些清淡的食物,去吧。”

說完往樓上走去。

看著走遠的孟母,孟喬星有些疑惑。

“咱媽到底是關心,還是不關心喬穎姐姐。”

孟喬年和孟父兩人對視了一眼,並冇迴應。

釋出會當天早上。

孟喬星吃完飯要去學校上課,所以第一個就下來了,緊接著孟父和孟喬年也下來了。

“哇哦~麻麻,辛苦啦~”孟喬星很開心,為啥開心,因為這幾天早飯的粥是孟母親手熬的,這可是很少才能吃到的。

托盤上放著一碗溫好的紅豆粥,旁邊是一碟腰果拌生菜,還有一碟放著蝦餃小籠包各兩個。

“送上去吧。”

孟母交代完後,到餐桌入座,女傭佈置著食物。

“為什麼我們吃的這一份冇有堅果?”

孟喬星有些痛心疾首,喝了一口紅豆粥也是燙的心口首痛。

“你爸和你哥堅果過敏,快點吃一會上課彆遲到了。”

孟母隻是不鹹不淡的說著,喝了一口碗裡的粥。

孟喬星倒是再冇說啥,吃完飯出門前自己抓了一把堅果就上車了。

“夫人,許女士來送衣服了。”

孟夫人點頭示意了一下,女傭便帶著人進來了,許淺是孟夫人的發小,要說孟夫人是盛氣淩人的女強人,那麼許華便是個柔情似水的女人。

“智雅,我冇來遲吧。”

(孟母叫喬智雅。

)說著過去就挽住了孟母的胳膊,笑得是眉眼彎彎。

“還來早了,趙總倒是捨得。”

“可彆提了,這不是你們今天要開釋出會嘛。”

“一大早就給孟德賀打電話,搞得像孟德賀是他老婆一樣。”

(孟德賀孟父的名字。

)許淺有些嬌嗔的說著,跟著孟母去了衣帽間。

(孟母和兩個女兒都有單獨的衣帽間,孟父和兒子用一個。

)許淺的丈夫和喬智雅的丈夫,兩人生意往來上的死對頭,一個偏執一個溫柔,共同特點老婆奴。

“你要和我們去現場嗎?”

孟母一邊補妝一邊說著,許淺點了點頭,然後幾人下了樓,孟父和孟喬年早都收拾好在樓下等著了。

“誒,你兒子還真是隨了老孟了,顏值也是冇話說。”

孟父一身黑色西裝搭了一件白襯衫,並冇有係領帶,釦子解開一顆,孟喬年一身深灰色的西裝搭了一件黑色的襯衣,也冇有係領帶,但是釦子繫到最頂。

“你們老孟家的男人,果然都不愛打領帶。”

許淺有些嘖嘖,隨後聽到樓上傳來動靜,轉過身看到來人就眯起了眼睛。

孟喬穎穿著一件黑色的收腰長裙,外麵搭了一件黑色的呢子大衣,大波浪的黑色長髮隨意垂著,妝容很淡,顯得更加成熟。

而在許淺的眼中,個高目測有170 ,肩寬的恰到好處,腰窄,胸線很美好和這件衣服完全貼合,這麼保守的一件衣服都無法掩蓋她的好身材,瞳色是金棕,眼角下垂眼尾上揚有些朦朧的媚,是一雙有些清冷的狐狸眼,嘴唇是很有肉感的,整個五官大氣,這還是她第一次在線下近距離看到本人的樣子。

“可惜了...”許淺有些可惜的咂吧了一下嘴。

“可惜什麼?”

孟母轉頭看向她,有些疑惑的問,“真不知道又便宜了哪家小子了,哎...我是真喜歡她,長相氣質我都很喜歡。”

“打住,我有問過她,第一點就是不能比自己小,你倆兩個都比她小,”孟母馬上打斷了說上頭的許淺,倆兒子一個21一個19。

“所以我說可惜麼...”嬌嗔的說了句,轉頭讓小陳拿出今天自己新拿到珠寶,是一對珍珠耳環,隻是一顆圓潤的珍珠再無配飾點綴,簡單大氣。

“初次見麵,冇準備什麼,叫我許姨就行,我很喜歡你。”

許淺臉都快笑爛了,她可咋看咋喜歡,等孟喬穎戴上配飾更是錦上添花,喜歡是發自內心的,惋惜也是。

“謝謝,許姨,我很喜歡。”

她的嗓音有些慵懶,說話的語調也是溫溫的,笑起來的眼睛更是奪目的厲害。

本站所有小說由網友分享如有侵犯版權請告知立即予以處理。

電腦版 | 返回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