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什麼契約?誰說得?你說的? 第 三 章 她是誰?叫什麼名字?

黑色的邁巴赫行駛在路上,駕駛位是孟喬年,副駕駛是孟父,後麵坐著我和孟母,許淺開著自己的寶馬車跟在後麵。

在車上孟母仔細叮囑了一些注意事項,以及再三確認了內容。

很快到達了釋出會現場,下車後專人送我們到達了會場,裡麵聚集了一些記者,孟喬年打過招呼後去了二樓,孟父就和其他前來打招呼的人攀談了起來,孟母和許淺也和一些小姐夫人們攀談,我環顧了一下西周,冇看到沈清念索性找個地方坐下。

二樓“好久不見。”

霍允站起身和他打了個招呼。

“坐吧。”

孟喬年示意他坐下聊。

眼前的人眉眼比第一次見他時更加清冷了,好像一下長大了很多,看透了很多,兩人同歲。

“她是誰?

她叫什麼名字?”

聲音很年輕,打斷了兩人的對話。

“是,魏家的小少爺,剛回國。”

霍允淡淡地說著,孟喬年點了點頭。

“她呀!

是我姐姐的好朋友,叫什麼來著....啊!

孟喬穎。”

沈蔚楠(沈清唸的弟弟19歲),嘿嘿笑著,正說著轉頭看到一邊不遠處的孟喬年,趕忙上前打招呼。

“孟哥好!

霍哥好!”

孟喬年點頭示意,幾人就坐在一起聊了起來。

“要開始了我們下去吧。”

孟喬年看了看手腕上的表,覺得時間差不多了。

幾人往樓下走去,走的時候有一個男人和孟喬年擦身而過,這個人就像硝煙,帶著侵略感,他轉過頭看到這人身姿挺拔,個子極高,隻是一個背影就能看出這人不好對付。

“這人是泊家目前的掌權人,生意做得很大,不太好惹。”

霍允說著,看著離去的人眸子深了深。

“他談生意真的拿槍指著彆人的後背嗎?”

沈蔚楠冷不丁的冒這麼一句,打斷了兩人的視線,冇聽進去,全當玩笑話,現在可是法治社會。

一切都在順利的進行著,台上麵對記者問題的隻有孟喬穎一個人,她舉止不慌,談吐清晰,給人的印象是極好的。

“你們養了個好姑娘。”

趙赫淵看向一旁的孟德賀。

“她自己也很努力,不全是我們。”

孟德賀看著台上的人,很欣慰的點頭肯定。

“是個厲害的姑娘,但是太要強了。”

“我兒子估計不會喜歡這樣的。”

“聯姻的確是一個不錯的,但是我感覺我兒子壓不住她的氣場。”

沈清念聽著身後一些夫人的議論,蹙了蹙眉,轉頭看過去,都是一些家世算得上不錯的,但是為什麼女人要被用來壓製呢?

看著台上的孟喬穎,就連她的父親都說,女性走上這條路都會格外的辛苦,要麵對各種質疑,歧視,能做到這樣穩重不亂的背後的努力不可小覷。

一個好的聯姻家庭,不僅僅是對丈夫還有對她自己都是一個很好的助力,但是這種很少,反而那些想要壓製住女性的家庭居多,聯姻本就是一場冇有感情的交易。

二樓的位置,一個寸頭的男人倚在一邊,眉目有些銳利,脾氣有點暴躁,一手拿著煙一手晃動手中的酒杯。

郝澤遠看著台下人的一舉一動:“冇想到能搶先老三一步的是這個麼個女人,小姑娘有些本事。”

泊景恒淡淡地注視著一切,明顯他的目光有些銳利,台上的人幾次摸過自己的胳膊,有點不安的表現,但是麵上不顯慌亂。

“就是不知道是敵是友。”

郝澤遠仰頭喝掉杯中的酒。

“敵人...但是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。”

彥雲修就是剛纔口中的老三,一個眯眯眼的老狐狸,拿著一把摺扇,這把摺扇可不是用來扇風的。

這句話明顯提起了兩人的興趣。

“她和穆家旁支有過節,她的妹妹就是穆家養女,穆靈。”

“那邊那個站著的男人,就是霍允,霍家老二,和穆靈是戀人。”

“穆池是個齷齪的,知道兩人相愛百般阻撓,他對穆靈有男人對女人的心思,加上他善妒的未婚妻黃芷鳶,小姑娘冇討到好果子吃。”

“可惜了,生命也定格在22歲。”

“MD,畜牲。”

郝澤遠有些暴躁,嫌惡的開口。

彥雲修放了幾張照片在桌子上,這照片上麵正是教堂那天發生的事。

泊景恒隨手拿起照片看了看,對上的正是她被帶走時看著穆池的眼神,翻滾著恨意,小老虎,手指下意識的摩擦著。

彥雲修察覺到這個輕微的動作後勾了勾嘴角,有點意思。

“但是她要聯姻了,我們拉攏的機會隻能靜觀其變了。”

郝澤遠有些苦惱的抓了抓腦袋。

“不會...她會主動,來找我們的。”

對上郝澤遠不解的目光,彥雲修眯著眼睛笑著說:“普通的夫家又怎能對她有助力呢?”

說完對著泊景恒眨了眨眼,但是男人隻是站起身理了理身上的衣服轉身離開。

“老大是不是生氣了?”

郝澤遠有些茫然。

“當然不會。”

彥雲修點了點桌子上的照片,少了一張。

本站所有小說由網友分享如有侵犯版權請告知立即予以處理。

電腦版 | 返回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