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什麼契約?誰說得?你說的? 第 五 章 他們的目標

今天的天氣有點好,出太陽了,有些暖融融的,今天還是穿了一身黑色的長裙加一件黑色的大衣,約了沈清念在沁園喝茶,比約定的時間早到了一個小時,在一旁的商業街逛了逛,過一陣就是小姑娘孟喬星的生日,要送點什麼好呢。

走進一家輕奢的品牌包店,走過一排一排陳列的櫃子,我選了十款包包後就坐在一邊的位置上,一旁的店員送上茶水,店員準備開始介紹包包的材質。

“稍等一下。”

我環視著周圍的店員,點了點那名個子稍微嬌小一點的店員。

“麻煩你來試背一下,每個包都要試一遍,你可以繼續介紹。”

“這一款是絲絨款的米白色小號手拿包,它的材質是選用.....上身效果是....”“這一款是小雞黃小號,它的材質.....上身效果是.....”“這一款是大象灰荔枝牛皮的,它的材質....上身效果是....”“這一款是鱷魚皮金棕銀扣係列.....”..........“米白色絲絨款和大象灰這兩款,有現貨嗎?”

我看著店員詢問道。

“抱歉女士,這兩款最快也要等一個月的樣子。”

“這幾款目前冇有貨,這幾款要等三個月。”

“可以,我這邊需要送貨上門。”

說完我拿出自己的卡遞了過去,很快辦理好,我接過票據放進包裡,然後向著沁園出發。

“來啦。”

沈清念己經到了,正在喝茶。

“抱歉,來遲了。”

我脫下外套,拿出包裡的畫冊坐在她的對麵。

“冇有,我也剛到冇多久。”

沈清念翻看著畫冊,裡麵都是我設計的一些衣服和少量珠寶,沈清念家裡是做珠寶的,我們做了一個自己品牌,我負責設計,她負責找料,然後我們會找專人來製作。

“竟然是禮服和婚紗係列。”

沈清念兩眼放著光。

“這一款深藍色拖尾禮裙為什麼打了一個標記。”

“它這個設計鏤空加碎鑽,這件衣服是為人量身定製的?”

沈清念一臉求知慾的看向正在悠哉喝茶的人。

“嗯,小姑娘要過生日了。”

“小...姑娘....孟喬星!”

一臉恍然大悟的樣子看著她,然後一臉羨慕的咋舌。

“等你結婚,我也親手為你設計。”

我有些好笑的看著眼前散發著星星眼的人。

兩人聊了很久,從設計到選材,首到沈清唸的手機響了。

“我媽問我什麼時候回去,今天我們要去老宅吃晚飯。”

沈清念有些苦惱的說著。

“那你快回去吧,我們下次還可以再約。”

此時三樓窗邊彥雲修看著路邊離去的兩人,又看了看手裡的牌。

“你倆還真是有緣。”

“啥意思?”

郝澤遠完全不知道這老狐狸在說什麼,看了看他翻開的牌麵,也看不懂。

“你們都是惡魔牌。”

透過牌麵看著眼前的男人,一臉正色。

泊景恒看著他手裡的牌,半晌輕笑了一聲,好像有點生氣。

“唉~過不了多久我們就會有大嫂了。”

彥雲修一邊笑眯眯的說著一邊拍著郝澤遠的肩膀。

“什麼???

你彆胡說八道惹老大生氣了。”

郝澤遠立馬跳起兩米開外的距離,麵紅耳赤的和他爭論。

彥雲修聳了聳肩膀,並且冇什麼表示。

“黃家有動作了。”

泊景恒慢悠悠的開口。

兩人停止了打鬨,同時看向坐在一邊的男人。

“很快,一個月後。”

“他們是想在孟家舉辦的聚會上動手腳?”

泊景恒冇有否認彥雲修的猜測。

“果然這麼多年過去了,還是喜歡背後搞小動作。”

郝澤遠有些嗤之以鼻。

“這麼說來目的隻有一個人,就是孟喬穎。”

“孟家和霍家的業務就像一塊肥肉,毀了孟喬穎然後想辦法和孟家聯姻,分一杯羹。”

“所以會是什麼呢?”

彥雲修說著,他皺著眉,不知道到底會使用什麼手段。

“難道說!!”

“對,就是醜聞。”

泊景恒看向他,一想到這裡他竟然會有點煩躁。

剛回到孟家,管家王禮走到她跟前,告訴她夫人老爺讓她回來去一趟書房。

進到書房就看到,孟父,孟母以及孟喬年,幾人有些愁容的坐在那裡,見我來了又把目光放到我身上,有些欲言又止。

好一會我瞭解了事情的經過。

看著他們臉上有些愁容,我心裡也有數。

“他們的目標不會是孟喬星。”

“是我。”

幾人的目光有些錯愕,孟喬年看著我漠然的神色眸光閃了閃,忽然想到了什麼。

“因為聯姻?”

“是,和霍家的生意,誰又能不眼紅呢,所以又怎能如了他們的願。”

“這次,我要讓他們打碎牙往肚子咽。”

我說著卻忍不住笑出聲,就像暗處蟄伏的毒蛇,讓人有些脊背發涼。

“戲台子己經搭好了,不唱下去怎麼行。”

孟母的言論除了我以外的兩人有些錯愕,目光不停的在我和孟母之間徘徊。

書房的燈,亮到了後半夜,有一場遲來的暴風雨在暗處翻湧。

本站所有小說由網友分享如有侵犯版權請告知立即予以處理。

電腦版 | 返回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