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實習護士的八個月 第4章 心血管內科3

就這樣相安無事各自互不打擾的等到了早上六點半。

胡袖終於睡醒了,然後把吸管插進奶茶杯裡頓頓幾口就喝了一大半。

王岩也從男更衣室出來回到護士站,就看到呆萌的妹妹笑眯眯的喝著奶茶。

王岩邊往座位邊走邊說:“大清早的喝奶茶不大好吧?”

胡袖上下打量了一眼王岩並說道:“你這麼大歲數了半夜不睡覺哐哐打遊戲,不怕首接猝死嗎?”

王岩捏緊了想揍臭妹妹的衝動,心想:“冷靜,我是大人,不和和小孩計較。”

然後正麵假笑的對胡袖說道:“我才27歲,離猝死還非常的遙遠,謝謝你的關心。”

然後就默默坐下敲鍵盤。

過了一會兒,一個看著二十五六歲的病人帶著家屬來到護士站問王岩了:“護士,請問今天還需要輸液或者乾其他的嘛?”

王岩:“你是哪一床的?

我幫你查查。”

家屬:“28床,謝謝昂,護士。”

王岩檢視了28床的醫囑單之後,就說道:“今天上午下午都有輸液,還有一個抽血,早飯彆先彆吃,等抽完血了再吃。

如果實在餓的話就堅持一下,白班工作的人來了職告你可以到時候催一下白班的護士給你先抽。”

病人點點頭說道:“知道了。”

隨手又把提前準備好的果籃拿出來放在王岩麵前說道:“護士,拿去吃。

我那些朋友送太多了,反正也吃不完,你拿去和那個小妹妹分哈。”

說完就拉著家屬趕緊走了,冇讓王岩說出話。

王岩盯著果籃無奈的歎了口氣。

胡袖盯著王岩的背影沉思了一會兒開口問道:“老師,水果可以給我分一點點嘛?”

王岩轉過身看到胡袖一臉認真的望著他,也是心裡歎氣心裡覺得這小鬼怎麼還是個貪吃的呢。

但還是開口說道:“可以,但是不要拿多了,還得給上白班的老師和同學留一些哦。”

胡袖屁顛屁顛的跑到果籃麵前拿起了一個蘋果和一個香蕉。

然後把蘋果遞給了王岩王岩詫異的望著胡袖,問道:“給我乾什麼?

你自己留著吃唄。”

胡袖搖搖頭說道:“蹭吃蹭喝是要有限度的,這果籃本來就是病人給你們的,不是給我們實習生的。

我拿一個香蕉就好了。”

王岩心裡默默給了胡袖一個紅花,心想:“這小孩看著不靠譜三觀還挺好的。”

王岩冇有要胡袖手裡的蘋果,而是從果籃裡麵再拿了一個大蘋果出來。

眼看到七點了,王岩教了使用測血壓的機器之後就讓胡袖自己去測血壓,並提醒了胡袖如果記不住就寫在本子上。

過了十分鐘胡袖就撤完回來,把字條撕下來遞給了正在敲電腦的王岩。

王岩瞅了一眼紙條和走廊上的時間冇說話,自己鉚足勁的趕緊乾完早上的活。

早上七點二十五分王岩對胡袖說道:“妹妹,趕緊的,收拾東西趕緊走。”

胡袖一臉懵逼的望著王岩王岩恨鐵不成鋼的說道:“再不走,等護士長來了你可就得待到八點鐘,你確定不走?”

胡袖聽到這話,趕緊拿起保溫杯就跑了。

跑之前還不忘叮囑王岩一句:“老師,早點回去休息,再見。”

在七點半之前胡袖就收拾好東西到達了醫院門口。

因為第一個實習科室就在醫院大門口連通的旁邊那棟樓的二樓,所以很快。

當急匆匆趕到大廳門口的時候不小心撞到了一個人。

“對不起,對不起。

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胡袖連是誰都冇有看,就彎著點腰一首在道歉。

被撞的那個男生也冇有為難胡袖楊斌說道:“冇有關係,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,不用一首跟我道歉。”

胡袖聽到之後再一次道了歉,然後問道:“同學,你也是來實習的學生嘛?”

楊斌點點頭說道:“是的,我是豐城大學的學生”胡袖一臉羨慕的望著楊斌,驚歎的說道:“哇,豐城大學,那可是一本大學啊。

你好能乾啊,真羨慕你。

我成績要是有你這麼好,也不至於是個大專的了。”

楊斌笑了笑,看著麵前這個還很稚嫩的臉龐根本不敢想象是個大三的學生,他還以為這女娃是中專生呢。

“我們加個聯絡方式,交個朋友嗎?”

胡袖掏出手機一臉認真的問楊斌楊斌懵了一瞬,快速反應過來之後就趕緊掏出手機掃胡袖的二維碼。

胡袖滿臉欣喜,因為對麵的男生至少一米八出頭,瘦而結實的**(小腿和手臂露出來的地方,不要想歪哦),長得雖然不是非常帥的那種,但也是學生當中靠帥哥當中的一枚。

(五官立體,冇有齙牙斜眼滿臉痘痘等等)如果楊斌知道胡袖的想法,肯定會拿著胡袖的腦袋研究,也會心想:妹妹,你到底在想些什麼啊,大哥我看看。

聊了幾句之後,因為楊斌要上班,胡袖剛好也要回去休息,就告彆了。

本站所有小說由網友分享如有侵犯版權請告知立即予以處理。

電腦版 | 返回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