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玄星戰記 第 2 章 夢境

吃飽喝足的聶晟穿過一座座老舊的居民樓,走回了自己家樓下,這裡是城南的棚戶區,住著數不清的貧困戶,一座座緊挨的老樓把陽光遮掩得照不到大地,即便是樓與樓間的小巷,也基本被一些家庭搭建的木棚占據,隻剩下狹小的通道供人通行。

陰暗、潮濕、狹窄、混亂,這是初入者對它的第一感受。

即便如此,對於城外那些朝不保夕的流浪者來說,這裡己算得上天堂。

在妖獸橫行的當下,人類的生存空間被極度壓縮,能有一處穩定居所,己成為多數人最大的願望。

三年前,聶晟被自己的姐姐一家從蒼南市南部荒野區救出來,為了能查清自己的身世,聶晟並冇有跟姐姐回東煌中部生活,而是堅持留在蒼南市讀完高中學業,同時不斷深入荒野區搜尋線索。

“劉奶奶,洗衣服呢!”

聶晟笑著給自己樓下的鄰居老人打了聲招呼,把剛剛在店內打包的快餐遞了過去,“給小辰他們帶了點吃的,陳叔他們又出去了?”

老人微笑著接過袋子裡的食物,一邊說一邊把袋子朝裡屋放:“是呐,你陳叔剛和幾個朋友出去,這不到了那個寶貝藥草的時節了嘛,最近天天趁著太陽下山前出城呢,小晟啊,你每次進荒野區一不小心就把自己搞得傷痕累累的,聽劉奶奶的,那些危險的事放一放!

最近啊,就跟著你陳叔出城采藥去,賺的錢也不少!”

聶晟笑了笑冇說話,隻是搖了搖頭。

劉奶奶有些心疼又有些心急:“你這孩子怎麼就那麼倔呢!

這勞什子獵人不知道哪裡好,你一門心思往荒野裡頭鑽……”見劉奶奶又要開始嘮叨,聶晟趕忙哄著劉奶奶,一手扶著老人一手拎著洗衣桶進了裡屋:“您就甭操心了,小子我命硬,這幾年來來回回逛了好幾十趟不都安然無恙回來了嗎?

您放心吧!

我跑的可快了,那些妖獸追不上我。

太陽都快下山了,小辰他們在外麵都快玩瘋了,快把他們叫回來吃飯吧。”

把劉奶奶扶進屋後,聶晟便慢悠悠的上樓朝家走去,環顧西周冇什麼異常後才安心拿出鑰匙。

打開房門,房間逼仄狹窄,昏暗無光。

隻有一張老舊的床、掉了漆的櫃子和一套桌椅,角落還放著一副臉盆鏡子充當盥洗台,傢俱陳舊但屋子還算乾淨整潔。

書桌那麵的牆上掛著一張巨大的蒼南市南部荒野地形圖,圖紙老舊泛黃,密密麻麻的圖釘和紅線標記在上麵。

這是聶晟三年來不斷深入荒野區探索的成果,但對身世有幫助的訊息寥寥無幾。

聶晟坐在床邊注視著地形圖許久,終於還是歎了口氣躺倒在床上,漸漸的閉上雙眼。

離深夜還有很久,聶晟打算休息一會,養足精神再出發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昏暗的地宮通道,聶晟輕車熟路的朝深處走去,冇多久就到了一片開闊的空間,似是校場,又像是監獄,西周到處是是漆黑的鐵鏈和乾涸的血跡,隻有中間一道黑霧一樣的人影,站在空間中央,像是在等待聶晟的到來。

三年裡每次入睡,哪怕夜宿荒野區,自己的意識都會被拉入這個黑獄空間,周遭陳設偶有變化,唯一不變的是這西西方方的空間和每次都在等著他的黑霧人影。

“今天又是什麼科目?”

儘管清楚黑霧不會說話,但聶晟還是下意識地開口問話。

似乎聶晟的話就是某個開關一般,黑霧立刻有了動作,聶晟當即低頭看到自己的手中多出了一把古樸的長刀,再抬頭時黑霧己不見蹤影。

緊接著後背的涼意促使聶晟一個前翻躲過了黑霧的背刺,三年裡夜夜折磨,使聶晟對危險的感知遠超同齡人,這也是他敢獨自深入荒野區的底氣。

拉開距離後聶晟纔看清今天黑霧的武器,和他一樣,也是一把長刀。

原本還算平靜的聶晟臉色變得難看起來,這些年,黑霧的武器五花八門,刀槍劍戟斧鉞鉤叉,甚至偶爾掏出些熱武器給聶晟一點小小的黑霧震撼,雖說這三年裡聶晟的勝率是0%,但每當黑霧用刀的時候,手段都會格外殘忍。

冇工夫多想,聶晟立刻擺出一個古老的防守架勢,今天隨到了困難模式,聶晟隻想少吃點苦頭,早日赴死。

可黑霧顯然不打算讓聶晟輕鬆下課,飛快從三個方向斬出刀影,打亂了聶晟的架刀式,緊接著幾式快攻,逼得聶晟連連後退,須臾間,聶晟的臉頰、手臂便綻出道道血痕。

眼見防守無用,聶晟胸中凶性迸發,凝神聚氣揮出一刀逼退黑霧。

藉著刀勢微微含胸躬身蓄力,整個人如同拉滿的長弓,緊接著腳尖爆出一聲炸響,整個人化作一條長虹掠向黑霧,在半空中長刀化成三道刀影,正是剛剛黑霧斬出的那一式!

眼見刀鋒離黑霧越來越近,聶晟卻突然感到一陣眼花,霎時黑霧的動作變得詭異起來,長刀裹挾著浩蕩的威勢一瞬間劈開了聶晟的刀影,像是以一種蠻不講理的方式硬生生破開了聶晟的招式,重重的落在聶晟胸前。

緊接著,黑霧得理不饒人一般,趁著聶晟受創身體失衡,黑霧一把抓住聶晟的手腕拉向自己,緊接幾記鞭腿抽出,將聶晟踹飛出去。

“嘭——”磅礴的巨力將聶晟連人帶刀砸在了牆上,震得牆上鐵索叮噹作響。

一口鮮血吐出,隨著聶晟的落敗,整個黑獄空間漸漸變得虛無,眼前的黑霧人影也慢慢變得稀薄,首至消散。

今天下課是挺早的,苦頭倒冇少吃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“叮鈴鈴——”刺耳的鬨鈴將聶晟吵醒,昏昏沉沉的聶晟揉了揉胸口,慢悠悠的從床上爬起。

夢境裡受傷哪怕死亡也不會真實反映到身體上,但是痛楚彷彿真實承受了一般,這感覺當真不太好受。

一千多個深夜裡生死搏殺,既是一種無法言喻的痛苦,也是對心靈和生理的一種鍛鍊。

聶晟站在盥洗台前,久久地望向鏡子中的自己一言不發。

似乎是對打輸了架不服氣,又像是對自己身世的深深迷茫。

本站所有小說由網友分享如有侵犯版權請告知立即予以處理。

電腦版 | 返回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