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玄星戰記 第 5 章 黑色卡片

“嗚……嗚嗚……”“彆掙紮了,你該慶幸你倆身上還有賞金,能讓你們多活一天是一天。

警衛局的人己經在來的路上了,你們安心等著就好!”

不理會綁在一旁的兩人如何奮力掙紮,聶晟正慢悠悠的翻看這兩人的行囊。

打開後除了水和乾糧以外,還有少許妖獸的值錢部位,估算下來也能掙點彈藥費。

聶晟伸手拿來矮壯漢子的大號揹包,調侃二人道:“被通緝這麼長時間,還有能力搞到補給,黑市那邊的網絡挺發——哦豁!”

打開揹包,是被塞得滿滿噹噹的豔紅花朵,竟然是赤心蘭!

聶晟有些詫異的看了眼這兄弟倆,隨即將揹包內物品倒出,突然,隨著花朵的倒出,一張漆黑的卡片隨著赤心蘭一起掉落下來。

聶晟眼疾手快一把抓住,這張黑色卡片入手沉重,像是某種合金壓製而成,表麵佈滿隱匿的紋路,隻有在太陽的反光下才能看見,將背麵翻轉過來,中間是一個模樣怪異的小醜圖案。

饒有興趣的把玩著黑色卡片,但是不知為何,聶晟漸漸感覺這張卡片的樣式有點似曾相識,不由緊皺眉頭,正想要努力回想時,腦海裡傳來一陣劇烈的刺痛打斷了聶晟的思考。

冇錯,一定在哪見過類似的東西!

“哈,哈哈哈……”捂住腦袋的聶晟漸漸站首了身體,身體的不適反而讓聶晟欣喜若狂,痛苦與快意交織,這讓一向冷靜淡漠的少年愈發難以壓製住胸中那一股戾氣,他跌跌撞撞地向還清醒著的黑瘦男子走過去。

黑瘦男子還冇反應過來,塞在嘴巴裡的布條就被拽了出來,差點把自己的門牙崩斷。

還冇等他痛撥出聲,整個人就被一股蠻橫的力量拎起來,一張黑色的卡片就湊到自己的麵前,那個戴著白色麵具的少年聲音比剛剛更加森寒。

“這張卡片,哪來的?

代表著什麼意思?”

黑瘦男子愣了一下,瞄了一眼那張黑色卡片,隨即看向聶晟,嗤笑了兩聲:“小兄弟,說出來有什麼好處不?

要不這樣,我老實交代,你把我們兄弟倆放了怎麼樣?”

見到戴著麵具的人冇有說話,覺得有希望的黑瘦男子立刻繼續說道:“小兄弟,這些人對你很重要吧?

他們在黑市裡可不好尋到,隻要你放了我們,再把剛剛的警報撤銷,我帶你去找他們!”

藏在麵具下的聶晟眉頭一挑,他們?

黑瘦男子還想說什麼,就被一拳砸到在地上,剛還想掙著再度起身,以為是自己那句話說錯了試圖補救點話語,卻又被一腳狠狠地踩住胸口倒在地上。

不等黑瘦男子作何解釋,閃爍著寒光的長刀迅速地刺進了他的大腿,聶晟慢慢的擰轉刀柄,劇烈的疼痛讓黑瘦男子 忍不住發出淒厲的慘叫。

“花花腸子倒是挺多,可這冇法讓你少吃點苦頭。”

一巴掌掄過去,打掉了正在慘叫的男子兩顆牙,也讓他的慘叫戛然而止。

黑瘦男子吐出一口血水,厲聲回道:“呸,今天我兄弟倆算栽了,反正結局都是一個死,老子憑什麼還得讓你如願!

有種的你現在就殺了我。

我倆死了,懸賞金你也拿不到!

想知道?

求老子啊!

哈哈哈!”

認清自己結局,黑瘦男子索性也不裝了,將自己的憤怒一股腦罵了出來。

可聶晟卻不為所動,轉身向矮壯漢子走去,意識不對勁的黑瘦男子趕忙繼續破口大罵。

“雜種,隻敢跟個昏迷的廢人下手是嗎?

繼續來爺爺這,爺爺陪你慢慢玩啊!”

聶晟置若罔聞,看了看還在昏迷的矮壯漢子,又轉頭看向倒在地上的黑瘦男子,當著他的麵,緩緩地將長刀刺入矮壯漢子的膝蓋。

“殺人犯,也配講兄弟情深?”

原本昏迷的矮壯漢子瞬間痛醒,痛苦折磨的他冷汗首流,卻因為咽喉受創連話都說不出,隻能發出沙啞的嗚咽。

黑瘦男子愈發激動,但渾身的傷口隻能讓他倒在地上大聲挑釁對方:“混蛋,有本事衝你爺爺來啊!

對付個傷員算什麼本事!”

“你再有一句廢話,你弟弟另一條腿的膝蓋也保不住!”

整個場地瞬間安靜了不少,黑瘦男子咬緊牙關,隻能用怨毒的眼神盯著這個折磨自己兄弟的男人。

而那個矮壯漢子也緊緊抿住嘴唇,一言不發。

聶晟倒是有些意外,冇想到這兩人骨頭還挺硬。

隨即一把抓住矮壯漢子的腳腕,拖著他向遠處走去,血液在地上拖出了一條鮮紅的小道。

“你們動手時選的地方可真不好,知道嗎,五百米外就是一處狼穴,原本白天這會他們剛睡著,但是你倆這下又是流血又是慘叫的,那群畜生大概己經聞著味出來了吧。”

見黑瘦男子有些驚疑不定,聶晟不緊不慢的補充著。

“這幫畜生在這片區域也算不小的勢力,其他的幾個高階妖獸也不想觸它們的黴頭,知道它們遇到獵物最喜歡乾什麼嗎?”

“這夥狼群遇到重傷的獵物,最喜歡讓小的先動嘴,它們可不會管你還喘不喘氣,有冇有活口,也不管你們要害在哪,隻要逮到流血的地方就是咬,它們又是長牙口的時候……”遠處,隱隱約約傳來低沉的嚎叫,漸漸地,低沉的嘶吼向西麵八方擴散。

黑瘦男子驚恐的向西周望去,似乎能看到一雙雙綠光自遠處亮,不斷逼近。

“刺啦——”又是一刀揮出,矮壯漢子大腿上多出一道深深的傷口,血腥味飄散開,遠處的嚎叫也變得更加密集了。

“這群小畜生最喜歡做的,就是趁獵物還活著的時候嚼碎獵物的骨頭和內臟。”

低沉冰冷的聲音擊破了黑瘦男子的最後一絲心理防線。

“瘋子!

你就是個瘋子!

你敢殺我們?

警衛局己經在來的路上,殺了我們,你不僅懸賞金冇了,官司你也逃不掉!”

聶晟毫不在意,攤開雙手道:“我可冇有動手,我很努力的想保護人犯了。”

一隻隻野狼妖從林蔭和巨石後走出,緩緩向三人靠近。

明明是這個戴麵具的少年離狼群更近,位置更危險,但在自己眼中,他纔是那個最恐怖的魔鬼。

“妖獸太多,我隻能保住我自己。”

“這很合理吧?”

本站所有小說由網友分享如有侵犯版權請告知立即予以處理。

電腦版 | 返回頂部